澜时

微博同名

可乐两块五

青梅竹马/小甜文




“可乐的第一口值两块五”






“噗呲”汽水瓶盖被打开,散发着冷气的可乐欢快的冒着泡泡,贺峻霖咕嘟咕嘟的喝下一大口,闷热的夏天在气泡的刺激下消散






抱着篮球走回宿舍,手里的可乐被抛着玩,然后因为手滑吧唧摔到地上,可乐咕噜咕噜往前滚,贺峻霖急着去捡,撞上了一个人






他抬头一看,来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严浩翔你故意的吧,疼死我了”这人怎么硬的和墙一样






严浩翔帮他把可乐捡起来“你走路不看路还说我”贺峻霖磨牙,转身就走,严浩翔在后面抱胸看他“可乐不要啦?”






贺峻霖转过头“你难道不知道吗?可乐的第一口值两块五,剩下五毛我送你了”然后做了个鬼脸大摇大摆的走了






严浩翔,贺峻霖名正言顺的竹马发小,两个人从小纠缠到大,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相爱相杀...哦不,按贺峻霖的说法,相恨相杀的朋友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臭屁的背影,撇了撇嘴,打开剩下的可乐喝完,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扔进垃圾桶“幼稚鬼”嘴角又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严浩翔十几年来心底一直有个秘密,他喜欢贺峻霖,从两个人都还是个咿咿呀呀的宝宝开始,这个大眼睛的小哥哥就深得严浩翔的心






但是严浩翔表达喜欢的方式是在贺峻霖安安静静坐着玩玩具的时候吧唧一掌,再他乖乖睡觉的时候跳上他的床






导致贺峻霖对这个烦人精弟弟没什么好感,谁知道上了高中这人一下从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豆芽蹿到一米八






穿着白色校服短袖的照片被传到表白墙上挂了三天三夜,严浩翔是个招桃花的体质,贺峻霖也是,只不过贺峻霖老是招来一些奇怪的桃花






他生的有点过分秀气,小时候常被认为是个小姑娘,随着社会对性向的逐渐认同,来追他的男生也越来越多






贺峻霖对此郁闷很久,凭什么严浩翔是国民校草,到他就要被叫校花,连带着对严浩翔那张帅脸都没什么好气






回到宿舍室友丢来一个盒子“又来?”贺峻霖烦躁的顶着那个盒子,自从上个月,寝室门口就经常出现快递盒子,都是给他的






里面又是玫瑰又是礼物还有让人受不了的情话,贺峻霖都快被恶心死了,这次连看都没看就丢到了垃圾桶里






“谁这么无聊”室友也替他烦“要不明天去查个监控”贺峻霖叹了口气“再说吧”






还没等到下一个快递,贺峻霖先得到严浩翔打架把自己打骨折的消息,赶去医院的时候严浩翔左手带着固定,脸上还有擦伤






像个大爷似的,右手摁着手机还在玩狼人杀“严浩翔,你还有心情玩,打架把自己打进医院,你也是真可以”






贺峻霖把缴费单往人身上一扔,没好气的坐下,严浩翔笑嘻嘻的从旁边拿了一瓶可乐,贺峻霖以为他单手拧不开,翻了个白眼还是给他拧开了






谁知道严浩翔没接“给你的,我又不爱喝这个”贺峻霖咕嘟喝下一口,心情好了不少“说吧,为什么打架?”






严浩翔没开口,低着头不看贺峻霖,刚刚压下去的火又上来了“你就作死吧你,过两天自己过来打石膏”






贺峻霖在前面怒气冲冲的走,严浩翔晃悠悠的跟在后面“别这样嘛,一个人打石膏多可怜,反正你也没事嘛...”






贺峻霖嘴上说着让严浩翔自生自灭,但是到了打石膏那天还是任命陪着他去了,固定石膏的时候真的很疼,严浩翔低着头,让贺峻霖出去给他买水






贺峻霖出去了,却没离开,躲在严浩翔的视线死角,看着他右手攥着桌角,疼的嘴巴都被咬的发白,一口气在心里憋着






等严浩翔出来,贺峻霖把人堵到楼梯间“严浩翔,告诉我为什么打架”严浩翔看样子觉得好像沉默糊弄不过去了






“没什么,打球的时候看那人不爽...”贺峻霖掏出手机打断他的话,上面是他室友和他的聊天记录






“贺儿,给你塞快递的人被曝光了,好像是被别人拍到的,但是去找人说是受伤请假了”






“你干的?”严浩翔不自在的咳了一下“不管你的事,他太烦了我单纯看不惯嘶...好痛”手臂被拧了一下






“严浩翔你个傻子,我不需要你帮我出头,小屁孩一个学别人打架,把自己搞成这样....”贺峻霖话还没说完就被严浩翔用右手扣在墙上






少年比他高小半个头,低下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贺峻霖,你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所以才会去和他打架,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得还是觉得打石膏很好玩”






贺峻霖怔在原地,呆呆的望着他,心里噼里啪啦的像可乐的气泡在炸开,等他回过神人已经坐上出租车了






回到学校跑到门口买了杯可乐,冰冰凉凉的瓶身贴到快烧起来的脸上才感觉到一丝清明,严浩翔还跟在他后面






盯着他手里的可乐“贺峻霖,我要喝第一口”贺峻霖下意识拒绝“不给....喂!”严浩翔单手夺走可乐仗着身高放在唇边喝了一口






然后低下头吻住贺峻霖,气泡炸开,甜腻的可乐味充斥口腔,贺峻霖被呛了一下,退后一步咳嗽,一边咳一边往前走






平复了呼吸以后转头对严浩翔喊“两块五都分你一半了,为什么不来牵我的手?”

“你的鲜血,是我黑暗人生中唯一的色彩”

“你逃不掉的”

“小少爷,你又是为谁而来?”

浮生·九尾赋04

重生/快穿


因为贪吃而肚子痛这件事让丁程鑫觉得很丢人,回家又被老丁臭骂了一顿,看着身边时不时打哈欠的马嘉祺,丁程鑫觉得更不好意思了



“你给我好好学习,过两天就要开学了,这学期你再让老师打电话来告状,我抽死你”老丁吹胡子瞪眼的说了一通转身走了



丁程鑫傻眼了,后天开学,而这一个暑假原身除了撩拨马嘉祺一件正事没干,更别提学习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丁程鑫废寝忘食的补课,好几次连饭都忘记吃,老丁觉得他又在鼓捣什么乱七八糟,也懒得管他



马嘉祺看了眼禁闭的房门,手下不动声色盛了一碗饭扣好,放在厨房的灶台边上



丁程鑫半夜学累了才感觉到肚子咕咕叫,准备出门觅食,路过阳台听见了噼里啪啦的雨声,好大的雨啊



他本来只打算随便找点吃的垫垫肚子,没想到还有一碗剩饭,喜滋滋的吃了几口,忽然外面一道光闪过“轰隆~”



打雷了,丁程鑫忽然想到什么,这一世的马嘉祺,好像是怕打雷的



他要面子,觉得怕打雷这件事丢人,连马妈妈都没告诉,这还是上一世丁程鑫无意间发现的,本来睡在身边的人突然进了厕所,怎么都不开门



丁程鑫立马放下饭,门都不敲就进了马嘉祺的卧室,果然,床上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马嘉祺没醒,只是身体本能的恐惧让他像陷入了梦魇,黑暗,恐惧包裹着他,丁程鑫推了推他,没反应



忽然又是一道闪电,马嘉祺抖了抖,丁程鑫没办法,悄悄掀开被窝钻了进去,沐浴露是橙子味的,陡然钻进马嘉祺的鼻尖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让他很安心,紧皱的眉毛也慢慢舒展开,丁程鑫也困的迷迷糊糊,努力坚持着拍拍马嘉祺的背,直到自己睡着



第二天马嘉祺醒来感觉到自己怀里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丁程鑫,一只手搭在自己背上,像只八爪鱼



他不太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让自己床上多了一个人,目光沉沉的看着还在睡觉的丁程鑫丁程鑫突然睫毛颤了颤,马嘉祺赶紧闭上眼睛



丁程鑫看马嘉祺还没醒,揉了揉头发,悄悄从床溜走,去换衣服准备上学了



一个暑假没见同学之间叽叽喳喳的玩闹,一直到班主任进来才规规矩矩的做好“看你们一个个的,更个猴一样,都高三了还这么懒散”



“宣布一个事啊,为了让你们收心,顺便检测你们一个暑假的成果,明天考试”底下顿时哀嚎一片



丁程鑫和马嘉祺隔了一个组,班主任前脚离开教室,后脚就溜了过去“马嘉祺,跟你商量个事”马嘉祺抬眼看了他一下



“这次考试我要是能进步100名,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小狐狸灵动的大眼睛狡黠的看着他“放心,不会让你做不好的事的”



年纪一共600人,丁程鑫一直在500多徘徊,马嘉祺清楚这一个暑假丁程鑫都在干什么,他不相信丁程鑫真的在为他改变



可是看着他的眼睛他就根本无法拒绝,更何况他心里也有隐隐的一点期待“那要是考不上呢?”丁程鑫自信满满“那我就再也不来烦你”



马嘉祺顿时有些不是滋味,丢下一句随你就离开了教室,丁程鑫在后面笑嘻嘻的,自己距离攻略这一世马嘉祺又进了一步!



考试的时间很快,他们学校一直以改卷速度快出名,周五成绩单就贴在墙上了,丁程鑫挤进去看,在400-500竟然都没找到自己的名字



一时间有些惊讶,不会吧,自己竟然没考到!他耷拉着脑袋陷入了自我怀疑,马嘉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抱着胳膊



他视力很好,一眼就看到丁程鑫的名次——325将近200名的进步



“要求想好了就告诉我”身后冷不丁传来马嘉祺的声音,丁程鑫吓了一跳,转头的时候马嘉祺已经走了



嗯?什么意思?丁程鑫从最后一名认认真真看到300多,才看到自己的名字,原来他超额完成了任务!果然,我们九尾狐可没有那么笨



丁程鑫得意洋洋的往班里走,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件想让马嘉祺干的事,先完成哪一个呢?这真是值得权衡的一件事

请假条

进入一轮复习半闭关了,还是会尽量抽时间来码字给大家看的,约定要和他们一起成为更好的人

梦境


“当你内心深处渴望某种东西的时候,梦境杂货铺的门将为你敞开”


铃铛轻响,带来了远方客人的消息,翻开古老的羊皮卷,今晚会看到什么呢?


他撑着下巴看向客厅,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时不时晃动一下,这可不行,这样会吓到远道而来的小客人“亚轩,说了多少次把翅膀藏好,你希望你天使的身份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声音制造者显然有些慌乱“马哥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然后再把打翻的声音一个一个装回瓶子里


胶片机又在咔哒咔哒响,今天又该放哪部古老电影呢?指尖冒出一点荧光,划过胶卷,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被记录下来


另一角的工作台坐着一个精致的BJD娃娃,睫毛扑闪扑闪的,认真的盯着手里的钟表,当~时间归位


窗外忽然传来风声,他掀开窗帘,一架飞机呼的略过郁金香田,飞机越飞越高,转眼就没了影子


他端了杯咖啡像屋后的森林走去,小狐狸还在睡觉,脖子上火红的围巾和手边的玫瑰在对话,见到他晃了晃朝他打招呼


“叮铃铃”小屋的门被推开,他快步走回去,众人也停下手里的工作冲着门边微笑


“欢迎来到梦境杂货铺”[/cp]

年少爱意

第三人视角/he


不久前我接到了有史以来最让我惊讶的工作,不是工作内容有什么,而是我的客户






在接待室看到他的时候我愣住了,他是曾经一个男团的成员,后来的小影帝,如今已经慢慢淡出娱乐圈,回归人海






另外,他们还是我高中时期疯狂热爱过的少年,可惜时光飞逝,我们都不年轻,如今看到他这张依旧帅气的脸我早没了青春时期的波澜






我像面对所有顾客一样自然的和他交谈,幸好三十多岁的他还和我记忆中的一样明媚,温柔,哪怕褪去一身光环,他也依旧是他






我们交谈的很愉快,我闭口不谈曾经炙热的喜欢和为了买他们周边花过的钱,直到店员送上了一盘赠送的爆米花,我们都有点沉默






“你是我们的粉丝吧”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我的手腕,那里挂着一条刻字的手链,红色的珠子清清楚楚的刻着“阿程”两个字






这还是高中时候为了追寻他们的脚步,去重庆旅游时买的,那时正嗑cp上头,正好我的姓是程,就选了这个特殊的称呼,不知不觉这一带就是十年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忽然神情有些落寞“这是他曾经对我的称呼,我记得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大抵是那段追星岁月最深的教训是“远离他们的私生活”骤然听到这些让我有点想逃跑






可是他又接着说了下去“其实那时候你们磕CP我们都知道,一开始觉得新奇,害羞,后来时间久了慢慢有点厌烦”我有点尴尬,他却还在笑






“更后来一点,我们不得不分开,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真的像你们所描述的一样,开始想念,开始难过”






面对我曾经的正主,无论是he还是be都让我心情复杂“那...你们现在是?”






“我们是家人,兄弟”好吧,看起来是be了“...还有藏在心底的永生玫瑰”双鱼座的浪漫让我呼吸狠狠一窒






很快我们结束了这个话题,聊到队里其他成员,有人已经结了婚,有的在谈恋爱,有的忙着走秀拍摄,有的成为了很好的音乐人,有的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主持






丁先生的永生玫瑰还是一个一年365天300天都在剧组的好演员






我和丁先生成了还不错的朋友,断断续续的交谈着,后来他还邀请我听过队友的livehouse






忽然有一天,我在街上碰见了微醺的他,便一起在清吧里坐了坐“我今天见到他了”他半闭着眼睛对我说






“其实我和他,在还没解散的时候谈过一段,那天他照常做了两碗面,我们谁都没说话,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他是个从小就很清醒的人,和我这种什么都想操心的人不一样,他在自己能力最大范围帮助别人,但是不会让出自己的位置和面包”






“后来就是我管团,他管我,那时候感觉很奇妙,可是没有什么是一辈子的事情,前程,星途,现实都横在我们面前”






“和在一起一样自然,有一天他拖着行李箱离开我们很少住人的别墅,我们很自然的就分开了”丁先生一直再说,我只能倾听






心里微微叹气,要是十七八岁的我知道这件事,该有多么激动啊






丁先生忽然笑了“今天他约我出来,告诉我他要退了,问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他笑到眼眶都红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明白,过去的每一天,都是不可能回去的了”






后来他彻底喝醉了,我只能用他的手机给他朋友打电话,划开壁纸,是久很久以前,他们两个人一段模糊的背影






我忽然做了个胆大的决定,我找到了被藏的很深的电话号码播了出去“喂?”熟悉的嗓音让我莫名酸涩,很快的向他解释了缘由和地址






他来的很快,穿着迷倒万千少女的风衣和渔夫帽,黑色的口罩只漏出眼睛,很强的气场






“马老师”我有些颤颤巍巍的打招呼,他温和的点了点头,带走了丁先生“好好谈一谈吧,不是所有感情都要回到过去才是最好的”马先生脚步顿了顿,和我说再见






再后来的后来,我接到了一封红色炸弹,两个英俊的男人冲我笑,婚礼上我见到了他们所有的队友,小主持人认真主持完这场婚礼,眼泪汪汪的埋在丁先生怀里






“哥,你们一定要幸福,带着我们所有的遗憾继续勇敢下去”我看着这些从孩子一起走到少年,又走到青年的人,每个人的眼里都有遗憾,也都有爱意






他们的故事不会完结,但是我也就陪到这里了,如果能对十七八的我说一句话,那我一定会说“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CP”

一起去旅行03

综艺/第三期

 

丁程鑫先去一边买了一些小吃回来,分给大家边吃边玩,贺峻霖嘴里塞着香香弹弹的虾滑,答题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第一题”橘子也吃着东西,说话声音都有点含糊“两位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日久生情,我一开始可没想喜欢他的啊”

 

 

严浩翔:完了,这第一道就错了

 

 

刘耀文:翔哥对贺儿是一见钟情啊,当天晚上就要和他一起做饭

 

 

“第二道题,翔哥最喜欢吃的”“啊这...芝士?”“第三道题翔哥最喜欢你的地方”“呃...腰?”

 

 

马嘉祺:我去,这个能播吗?

 

 

敖子逸:贺儿够猛啊

 

 

宋亚轩也用尖叫表达了对贺峻霖的钦佩“第四题,翔哥认为你最喜欢他的地方”“眉毛闭嘴眼睛嘴巴腿,他觉得我喜欢他全部”

 

 

严浩翔:我哪有这么自恋!完了,贺峻霖这几天要靠大家接济了

 

 

 

橘子“第五个问题,翔哥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贺峻霖“男孩?”他一边回答一边看橘子脸色,看她在笑“那就女孩”

 

 

“你不要看我啊,这是考验你们默契呢”贺峻霖无语“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那翔哥认为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呃...爱买包”

 

 

“你最不喜欢翔哥的地方?”“话多,太粘人,嘤嘤怪”

 

 

严浩翔一脸惊恐:我不是,我没有,欸贺峻霖你怎么瞎说啊啊啊

 

 

刘耀文:没想到啊翔哥!

 

 

“第八个问题,谁做饭最好吃”“这个问题严浩翔听了都会无语,算了我也不会做,就他吧”

 

 

“吵架的时候谁先服软”“不服软,死磕到两个人都不生气就好了”丁程鑫瞪大了眼睛“你们这么狠”

 

 

“最后一个问题,开放性,说一句告白的话”丁程鑫炸毛“他怎么还有开放性问题”橘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贺老师错太多啦,要没钱吃饭了”

 

 

贺峻霖也被自己好笑到了,但是转身盯着镜头认真到说“严浩翔,遇见你是我往后余生所有的计划的前提,希望你在我不在的时候能照顾好自己”

 

 

观察室:哦哟~

 

 

严浩翔笑的一脸灿烂:低调低调

 

 

“现在我们来公布结果”

 

 

“一见钟情or日久生情”“一见钟情”

“最喜欢吃的东西”“芝士”

“最喜欢贺老师的地方”“脸上的肉”

“贺老师最喜欢你的地方”“双眼皮吧”

“喜欢男孩女孩”“女孩”

“最不喜欢贺老师的地方”“没有,他挺好的”

“贺老师最不喜欢你的地方”“老是带他去鬼屋游乐园,吓唬他”

“谁做饭最好吃”严浩翔笑出声“这个...勉强就算我吧”

“吵架谁先服软?”“都不”

“附加题,说一句告白的话”“一起走下去吧贺峻霖,走到白发苍苍,生命尽头”

 

 

“所以说我们小贺只答对了五道,最后获得2500元”贺峻霖“我们竟然这么没默契,算了2500够我吃了”

 

 

接下来轮到宋亚轩和李天泽

“耀文最喜欢吃的东西”“火锅”

“最喜欢的水果”“都喜欢”

“最不喜欢他的一个地方”“没有”

“他最不喜欢你的地方”“也没有”

“还想要二胎吗?”“听刘耀文的”

“蹦极和鬼屋二选一”宋亚轩脸皱成一坨“哎呀,鬼屋吧鬼屋”

“一直有遗憾的一件事是什么”“有一次去旅游,因为突然要生了错过了当天的朝阳吧”

“他最喜欢你的地方”“笑容”

“吵架谁会先道歉”“都有,他比较多”

“他最喜欢叫你的称呼”“小宝贝儿”

 

“哇,不错啊亚轩,答对了九道,耀文最遗憾的事是没有学会你喜欢的菜”“恭喜我们亚轩和丁哥一样,也是5000元”

 

 

“接下来到天泽了啊,紧张吗?”李天泽温柔的笑了笑“敖子逸肚子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不可能有错的”

 

 

张真源:自信啊天泽

 

 

马嘉祺:三爷,你已经被吃的透透的喽~

 

 

“三爷最讨厌的事”“起床赶通告”

“三爷的口头禅”“呦呦呦”

“他最常对你说的话”“李老师我想你啦?”

 

敖子逸:啊!羞耻

 

 

“吵架谁先低头”“他”

“买东西一般谁付账”“我,他没钱”

“三爷最喜欢干什么”“...cosplay”

 

贺峻霖一口果茶呛住“天泽,你比我还猛”“不是那个cosplay啊,就是喜欢在家演戏,反正就是个戏精”

 

“三爷最大的愿望”“写一首充满爱的歌”

“相处时最感动的一件事”“有一次我从机场回来,他连着赶了很久的通告,然后坐在机场一个角落一边打瞌睡一边等我”

“一直有的遗憾是什么”“因为工作太忙没有好好旅游过”

“两个人都喜欢的一件事”“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

 

橘子问完所有问题,啧啧两声“天泽你简直是三爷肚子里的蛔虫,很多问题都分毫不差”

 

 

“恭喜你获得了一万的旅游基金”

 

敖子逸:李老师就是最牛的!

 

 

严浩翔:三爷你真是被摸得透透的还乐呵呵

 

 

刘耀文:就是,你一点秘密都没有,太没意思了

 

 

敖子逸:小孩子懂什么,哥这叫坦诚

 

 

不得不说,厦门好吃的真的很多,五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天色渐晚,路边逐渐汇集了很多路演的人

 

 

悠扬的吉他,充满故事的歌声,节奏感很强的breaking,或者是街头逗乐的小魔术,满满的人间烟火气

 

 

巧的是今天刚好有一场烧烤宴,在不远处的小沙滩上,其实他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是为了凑热闹跑了过去

 

 

贺峻霖人越多越兴奋,点燃的几簇篝火边有人在伴着鼓声起舞,贺峻霖也跑了进去

 

 

贺峻霖没有专业学过跳舞,但是他的线条和律动都很好看,很快就成为了舞池里最靓的仔

 

 

跳了一会他又跑下来,拉着宋亚轩一起进了舞池,丁程鑫怕被他拽进去,借了个鼓给他们伴奏

 

 

李天泽拿了烤肉和啤酒,用手机记录下大家疯狂的场面,然后低着头给敖子逸发了几张照片

 

 

严浩翔:李老师还是很想着你嘛

 

 

敖子逸:嗨哟,你知道他发的啥吗

 

 

敖子逸一边摇头一边掏手机“羡慕吗老公?可惜你没有哦”

 

 

众人:噗...哈哈哈哈

重生·九尾赋03

重生/快穿



丁程鑫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如果想和马嘉祺在一起,老丁那是一关,毕业以后的未来又是一关



马嘉祺随随便便都能勾到双一流大学,这一世丁程鑫的成绩连专科都够呛,但是好在重生回来,他还带了点九尾狐的伴生技能,比如——过目不忘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脑子里的信息储备量,发现连初中知识都不够,看来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走,加油小丁,九尾狐绝对不认输!



此时正值夏季,太阳变得火辣,丁程鑫看着路边的冰激凌,眼睛里充满了渴望,自己对于人间的百味早都没有记忆了,巧克力、香草、草莓....



“老板要个冰激凌!这个这个和这个都要”冰激凌柜前出现了一张漂亮的脸,丁程鑫眼巴巴的看着冰激凌球



店员小哥被他盯着红了耳朵,麻利的盛了三个球给他“你好一共...”丁程鑫已经把冰激凌吃进了嘴里,冰凉的触感从舌尖蔓延到全身,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没有钱这件事



老丁总觉得他不学无术,所以不给他太多零花钱,自己出来又什么都没带,他有点尴尬的看了看小哥“稍等我打个电话哈”



为了表示诚意他把冰激凌放到小哥面前,到一边掏出手机,翻到了自己给马嘉祺的备注“工具人”丁程鑫先紧急改了个备注,才打了过去



马嘉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手边的手机开始不停震动“麻烦精”一直在上面跳跃,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喂马嘉祺”对面急切的声音带着一点可怜兮兮“我忘带钱了,你能不能过来给我付一下钱”马嘉祺沉默了两秒,丁程鑫还真没有愧对自己给他这个备注



“地址”



丁程鑫坐在冰激凌店旁边,大大咧咧的叼着冰激凌棒,他长的实在好看,不加修饰的白T恤也足够吸引人眼球



马嘉祺走过去就看到丁程鑫撑着头发呆,小哥时不时瞟他一眼确定他还在,丁程鑫看到他眼睛突然就亮了,从台阶上跳下来“你来啦!”



马嘉祺没理他,付了钱把丁程鑫领走了“丁程鑫,你又给我惹祸”他不笑的时候有点凶,丁程鑫觉得他没有真生气,手挽上他的胳膊,把下巴搁在马嘉祺的肩膀上



“请男朋友吃冰激凌都不行嘛”马嘉祺抿了抿唇,推开他,眼里蕴藏了一片风暴,他真的生气了“丁程鑫,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



丁程鑫辩解又觉得不能操之过急,还是向后退了一步,让马嘉祺走开



回到家丁程鑫从厚厚的箱底翻出来初中的教科书,书页都泛黄了,但是却干干净净的,可见主人从来没学习过



丁程鑫一页一页看,一点一点的理解,笔记做了很多,他本来就聪明,又过目不忘,很容易就构建了知识网络,等他回过神已经很晚了



他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关了灯爬上床,脑子里还在想着刚刚记的公式迷迷糊糊睡着了,后半夜他啥被胃痛醒的



吃了三个冰激凌球谁都受不了,他疼的快失去知觉了,想张口叫马嘉祺,却翻身掉下床,“咕咚”一声



马嘉祺睡觉浅又离得近,被丁程鑫吵醒试探的喊了两声,隔壁没有回应,他还是起身到丁程鑫房间去,敲了敲门“丁程鑫,有事没事”



“唔....”丁程鑫好像听到马嘉祺再叫他,努力回应了一声,马嘉祺觉得不对打开了门,丁程鑫浑身冷汗蜷缩着躺在地上,眉毛紧紧的蹙在一起



“丁程鑫!丁程鑫!”马嘉祺把他扶起来,见他已经要失去意识了,拿了件外套把人一裹背上去了医院



丁程鑫迷迷糊糊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地牢,晏柔的脸,自己亲手刺穿了马嘉祺的心脏,每一世他都付出和陪伴



打了点滴的他已经好了很多,靠在马嘉祺肩膀上睡着,手紧紧的攥着马嘉祺的衣服,马嘉祺低头看他,不明白小没良心为什么会有烦心事



用手想把眉毛抚平,却碰到了眼角的潮湿,丁程鑫很小声很小声的说了句什么,含糊不清的,但是马嘉祺就是能确定,丁程鑫在叫他



“麻烦精,这么讨厌我吗?还哭了”



“不喜欢我和我说就是了,我肯定不会烦你了”



“也不要乱撩拨我,我会当真的”



马嘉祺像是对着丁程鑫说,又像在自言自语,丁程鑫当然听不到他说的话,他自嘲的笑了笑,伸手盖住丁程鑫的眼睛,挡住刺眼的灯光“晚安”

今天在上学时的笔记本里翻到一张泛黄的旧照片,那年他夹着书本走过梧桐小道的教书先生,刚开春的天气微冷,他把手放在嘴巴轻轻咳嗽了两声,我在后面喊他“贺先生!”他下意识的转过身来,留下了这张匆匆不经修饰的照片,时光经年,不知先生你可还安好 ​​​